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直通 > 《柳叶刀》刊登清华大学医学院张林琦教授文章,第一时间向世界申明我国学界对基因编辑婴儿出生事件的立场和态度

《柳叶刀》刊登清华大学医学院张林琦教授文章,第一时间向世界申明我国学界对基因编辑婴儿出生事件的立场和态度 时间:2018-12-04 10:03:28.0

近日,媒体广泛报道的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双生婴儿出生事件引起全球关注和强烈反响。清华大学医学院张林琦教授与艾滋学界同仁共同发表声明,表达立场与态度。伦敦时间 2018年11月30日下午,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在线发布了清华大学医学院艾滋病研究专家张林琦教授的通讯文章。文章向全世界申明中国医学界、科技界的立场、态度与担当。

微信图片_20181204100308.png

2018年11月28日,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期间,贺建奎和他的团队声称他们已经编辑了人类胚胎基因组并“敲除”了CCR5基因,而且这对“基因编辑双胞胎姐妹”已经出生。这一消息引发了国内外科学界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作为中国艾滋病研究和防治的专业人士,我们坚决反对以生殖和预防艾滋病为目的开展针对人类健康生殖细胞和胚胎基因编辑的研究,强烈呼吁相关政策和监管部门彻底调查此次事件,充分保护受试婴儿和家庭的个人隐私和合法权益。我们支持中国政府迅速叫停此类试验,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一系列努力,以维护基因编辑领域最高的科学和伦理标准。必须尽快制定和优化针对基因编辑技术在人体和生物体内应用的准则和管理办法,以确保人类物种的完整性和安全性。为确保我国和世界科学理性长期稳定健康发展,我们特此声明如下:


1.从科学伦理层面讲,我们坚决反对开展以生殖和预防艾滋病为目的开展针对人类健康生殖细胞和胚胎的基因编辑研究。,着眼于解决患者严重遗传疾病的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研究,也必须进行严格的科学和伦理审查,在研的方案要与疾病的严重程度加以权衡,确保受益风险比合理。我国和国际相关监管机构需要对基因编辑技术的人体使用,界定明确的内涵和外延,对违反准则和规定的个人和单位,进行处罚,并追究其法律责任。

 

2.针对人类生殖细胞和胚胎的基因编辑,在欧洲和美国有严格的监管条例和规范及严格的审查和评估程序。我国相关机构从2003年以来出台过多个管理办法。随着生命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和实际操作便捷性的不断提升,政府政策和监管部门需要与时俱进,尽快出台时效性和前瞻性的监管措施。研究者和所在单位,需要加强法律、科学和伦理意识,严格把握科学研究与伦理法规的基本底线,确保创新技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3.当今的基因编辑技术仍然在不断改进和完善过程中,在靶向性和特异性方面存在着诸多不确定因素和脱靶效应,不具备完全开展针对人类健康生殖细胞和胚胎的基因编辑研究的条件。

 

4.CCR5在人体免疫细胞行使功能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对人体健康胚胎实施CCR5基因编辑是不科学的和不理性的,会直接导致不可逆转的突变和后代遗传的严重后果,长期安全性和负面后果无法预测。

 

5.艾滋病病毒高度变异,CCR5只是艾滋病毒感染细胞的辅助受体之一。因此,CCR5基因敲除,无法完全阻断艾滋病病毒感染。

 

6.在防止新生儿被艾滋病毒感染方面,有多种有效的医学干预手段,其中高效抗病毒药物、安全助产和科学喂养等策略的综合实施,可以有效降低母婴传播机率到1%以下。此外,艾滋病病毒感染的父亲与怀孕期间健康的母亲可以完全做到生育健康下一代,“敲除”CCR5基因编辑毫无意义,还很有可能为婴儿和她们未来的生活健康带来不可控的风险。


总之,中国科学家肩负着推动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庄严使命。作为探索未知和创新进取的先锋,我们必须始终在科研工作中坚守最高的伦理标准。为确保人类基因编辑技术在未来能安全高效的为健康服务,我们必须对风险和收益进行综合评估和权衡。我们有义务和责任为社会提供最优质的医疗服务,为推动创新和提高广大人民大众的健康水平保驾护航。


(Linqi Zhang, Ping Zhong, Xiaomei Zhai, Yiming Shao, and Shan Lu, on behalf of 149 signatories, zhanglinqi@mail.tsinghua.edu.cn)


Comprehensive AIDS Research Center, Global Health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School of  Medicine,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4, China (LZ); Shanghai Municipal Institutes for Preventive Medicine, Shanghai, China (PZ); Center for Bioethics, 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and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Beijing, China (XZ); State Key Laboratory of 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National Center for AIDS/STD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China (YS); and Department of Medicin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Medical School, Worcester, MA, USA (SL) 


参考文献
[1]. China News. He Jiankui appeared in Hong Kong: results disclosing and question answer. China News Nov 28, 2018. http://news.sina.com.cn/o/2018-11-28/doc-ihmutuec4407821.shtml (accessed Nov 29, 2018; in Chinese).
[2]. Nuffield Council on Bioethics. Genome editing and human reproduction. London: Nuffield Council on Bioethics, 2018.
[3].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Human genome editing: science, ethics, and governance. Washington, DC: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17.
[4]. Chinese Ministry of Health and 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Ethical Guidance on Human Embryonic Cell Research, Regulations on Biomedical Research related to Human Studies, Safety Regulations on Biotechnology Research. Beijing: Chinese Ministry of Health and 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3.
[5]. Cong L, Zhang F. Genome engineering using CRISPR-Cas9 system. Methods Mol Biol 2015; 1239: 197–217.
[6]. Lusso P. HIV and the chemokine system: 10 years later. EMBO J 2006; 25: 447–56. 7 WHO. Global guidance on criteria and process for validation: elimination of mother-to-child transmission of HIV and syphilis.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4.




上一篇: 清华大学健康中国产业领袖项目开课,旨在培养健康产业... 下一篇: 清华大学医学院博士后万蕊雪获得2018年度“青年科学家...